沉溺美色,不可自拔

(转载)《智取威虎山》同人 《输不起就不要玩》主二六 九八 第1章 水浅王八多 遍地是大哥

   这位作者大大萌萌哒,写在JJ上,因为有权限的原因,不敢开始更那么多章节,但是大大快完结了,我估计应该是可以后期全放上,lofter上没有这个文,但是真心人设还原度超高,赞一个大大,已经得到大大许可了,所以搬过来安利一下!

第一章      水浅王八多,遍地是大哥

  “老八,我Cao你大爷!!” 
  一大早,一声暴怒的吼声在后山响起,就见一个人影兔子似的窜了出来,一边提着裤子飞快的跑,还一边坏笑叫道:“老六,你不就是喜欢瞧你爹拉屎吗?你爹今天让你瞧个够!” 
  “王八羔子,我TMD今天一定骟了你!” 
  老六披头散发,双眼赤红,连外套都来不及穿,一把飞刀就甩了过去,骂道:“我Cao你妈的老八,你TMD还敢躲?这山上有你没我,有我没你!” 
  “我TMD的傻啊?不躲让孙子你射我?” 
  老八匆忙一低头,躲开飞刀,鄙视的瞅了他一眼,吼道,可再一看那飞刀居然直□□树中三寸,顿时大怒拔枪,怪叫道:“老六,你真想你老子死啊!你真想你老子死啊!他奶奶的用这么大的力气!” 
  老六已经气的不想理他,猛然一脚踹中一颗树,借力向前一跃,整个人如鹰一般从空一掠而过,合身将老八扑到,当胸就是一拳,砸的老八一个踉跄。 
  老八自然不示弱,也是一拳击出,拳来脚往,拳来脚往,两人顿时打成一团。 
  “六爷,八爷别打了!” 
  “八爷别拔枪,千万别拔枪!” 
  “六爷,六爷……” 
  “咋的了?这是干啥呢?干啥呢?哎哟!都是兄弟,都是兄弟,八哥六哥别打啦,快别打啦。” 
  一大早,杨子荣伪装的胡彪便被打闹的声音吸引,走近一看,见座山雕旗下八大金刚中老六和老八居然打的不可开交。 
  他连忙上前拉架,一把抱住老六的腰,叫着:“六哥,做哥哥的可别和弟弟计较。” 
  “老九你别管,老子今天非弄死这孙子不可!” 
  一见老九胡彪拽住了老六,老八顿时耀武扬威起来,老六最擅拳脚功夫,适才打起来,他可吃了不少亏。如今,见自己唯一的小弟老九拉偏架,抱住了老六,不由得一乐。 
  他发着狠话,抢上前就是一脚。 
  “你奶奶个腿!两狗BiCao的!!” 
  六爷这回真怒了,激头白脸的伸手就去腰间掏枪,手臂一弯就是一枪,老九胡彪见他居然来真的,就是一惊,慌忙松手闪避。 
  六爷顾不上这拉偏架闪避的,见老八还站在那得意洋洋,一枪就指住他,狞笑道:“笑啊,你TMD再笑啊!小王八羔子,再给你大爷说一句?” 
  “说了又咋滴?老六你TMD有种就毙了你爹,整日玩阴的的阴人,瘪犊子,你有胆吗?看清楚了……”老八素来犯浑,此时落在下风,依旧很是悍勇,毫不示弱,把脑袋歪过去,指着自己太阳穴道:“朝这射!别TMD的射歪了,你要是不敢射就是俺孙子,这事俺告诉你,不算完!” 
  “好,老子今天就毙了你!”老六气疯了,居然真的去扣扳机,一众匪徒大惊。 
  正在此时,忽然一人赶过来,飞起一脚就踢在老六的下巴处,这一脚力道极大,老六整个人都被踢的飞了出去,重重的摔在地上,嘴角全是血。 
  紧接着,一个人合身扑过来,整个身子压住了他,张口喝骂道:“牛逼什么呢,TMD跟自家兄弟耍横?” 
  “Cao你妈的老二,别TMD的管闲事!”老六死命挣扎,可老二的手臂仿佛铁铸的一般,纹丝不动。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八大金刚的老七、老四都走了过来,骂道:“你们怎么回事?大清早的折腾?” 
  老六在地上喝骂:“老二你放开我,我今天非TMD玩死这狗Bi养的不可,小王八羔子,越来越没大没小……”。 
  老八吊儿郎当的一站,痞气道:“我没大没小,你以为自个儿多了不起呢?水浅王八多,遍地是大哥!” 
  “说什么呢!”老七听他犯浑,挥手就是一巴掌,“大伙儿都在呢,你小子嘴巴干净点。” 
  老八是浑,可不傻,一见众位哥哥都在了,加上之前打架已经占了便宜,不在乎这一句两句的口头之争了,嘿嘿一笑,就没事人一样躲后面去了。 
  老五道:“老九,你说,怎么回事?” 
  老九胡彪满脸无辜道:“兄弟也是刚出来没一会儿啊,一出来就见六哥不依不饶的追着八哥打,我没办法只好上去拉架……” 
  “Cao你大爷!”老六听他话里向着老八,顿时大怒,扯着嗓子骂。 
  “啪!”按着他的老二甩手就是一耳光,沉声骂道:“有事就说事,骂人就闭嘴。” 
  老六恨得咬牙,还想挣扎,可被二哥按着,一时间也没了法子。 
  他知道这位二哥,虽说在山上任参谋一职,但武力丝毫不弱,看似每天打扮的干干净净、齐齐整整的不似个土匪,实则出手比土匪还狠辣,加之智商高,明的暗的都玩的溜,不敢真得罪了他,只好忍气吞声道:“二哥,老八他跑我床上拉了一泡屎……” 
  噗的一声,周围人都忍不住笑了。 
  老四叼着烟笑喷了,“行啊,小子,越来越坏了!” 
  老七又是一巴掌,“老八你怎么回事啊?怎么回事啊?快给六哥赔罪。“ 
  “赔P个罪,老六他不就喜欢看俺拉屎嘛!”老八大大咧咧嚷嚷道:“那天俺和老九下山,老六老五这一对傻逼,非要盯着你爹拉屎。”说着他又转头,找到胡彪的方向,很是委屈的控诉道:“老九,老九,他们还想看俺腚呢!老子要不回报一二,以为俺好欺负呢!” 
  “放你娘的P!”老六气的暴跳如雷,“那是三爷让我……” 
  “闭嘴!” 
  老二喝道,反手又是一记耳光,一边骂道:“你们自己打架,别扯三爷的事!”一边眼神冷冷的看了过去。 
  老六被打了一懵,半响才反应过来,座山雕崔三爷让他和老五沿途监视老九的事,是不能随便说出来。他顿时张口结舌,竟没话去辩解老八。 
  就听老八在那得意洋洋的喊着:“怎么着?怎么着?没话了吧!你那么喜欢看你爹腚,瞅着你爹拉屎,你爹能不满足你愿望吗!七哥,这个可真不怪俺。六哥,俺够给你面子了,亲自上床给你拉一泡,演示一下!” 
  老六见他这般得了便宜还卖乖,简直气疯了,磨着牙道:“二哥,你放开我,老子豁出去了,就算顶着‘不顾义气’的名声,俺也要弄死这个胡说八道的王八蛋。” 
  二爷郁闷坏了,心知老六冤枉,可被这出了名的浑人老八胡搅蛮缠一通,居然说不出理来,他怕真出了‘兄弟相残’的事,只好紧紧按着老六,叫道:“你们先把老八拉走,多大点事儿啊!自家兄弟,我劝劝老六……” 
  老八此时占尽上风,见众位哥哥和自家唯一的小弟老九都来相劝,就哈哈一笑,转身就走,很是威风的样子,一边走还一边道:“老九,看哥哥给你出气了吧!” 
  杨子荣扮演的老九胡彪很是无奈,也只得一翘大拇指,奉承他道:“八爷尿性!” 
  “行啦行啦,你俩快别闹了。”老七拉着两人道:“赶紧走!赶紧走!” 
  老四见热闹散场,叼着烟一笑,也跟着大流走了。 
  二爷见老八走远,这才松了手,老六从地上蹦起来就是一拳,被二爷伸臂架住,挑眉冷笑道:“怎么着?没打够,想和你二哥再过两招?” 
  老六双目通红,恶狠狠的望着他,阴恻恻道:“二哥今儿可真公平!” 
  老二见他真是气的狠了,也不禁想起上次演习试探杨子荣,却被杨子荣杀了好几十个自家兄弟的事情,想来这憋屈心情大抵一致,不由也有了点同病相怜,便递了根烟过去,安抚道:“好啦,好啦,老八最爱犯浑,你又不是不知道!” 
  他顿了顿,上下略略打量下老六,这人平时最爱藏在暗处,暗箭伤人,此时被老八气的狠了,那种阴沉沉的气势稍稍一去,又是衣衫不整,但腰细腿长,身材很是不错,山上就一个女人,被崔三爷占着,没人敢碰,多日未沾荤腥,不由得微微动念,淡淡道:“你那床既然被他弄脏了,今晚就过来我这睡。” 
  说完,叼着烟,斜了一眼过去,低声道:“你二哥我的床,可不是轻易让人上的。” 


评论(6)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