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溺美色,不可自拔

(转)《智取威虎山》 同人 《输不起,就不要玩》 第三章 八爷我对人可好了! 二六 九八

还是标明作者:向家小十  转自:jj


 

                            第三章    八爷我对人可好了!

  “巧巧巧哇!全来到哇!输了不喝是尿泡哇!”
  “六爷,兄弟给您斟一杯,给面子,就一口闷了!”
  老六半蹲在椅子上,有些懒散的抬头望过去,见说这话的是新上山的老九,想起那天他拉偏架的事,就一阵冒火,不由得嗤笑了一声,“怎么着(zhao)?搁老八那讨了好,又来我这卖乖,好大的胃口,敢情是想两头通吃啊?”
  杨子荣假扮的老九胡彪笑嘻嘻的不以为意道:“六哥哪的话,我和老八是投缘,但也不妨碍我跟六哥喝酒不是,都是自家兄弟,六哥难道还真生我的和老八的气不成?”
  老六冷哼了一声,本待不理会,一只手却突然按在了他肩膀处,一个让他周身一哆嗦的声音轻轻的响起:“老九你见外了啊!自家兄弟还用讲这些?”他说完,微微拍了拍老六的肩膀,温和问道:“对吧,老六!”
  “是,二哥。”六爷心里冒火,面上却不敢露出来,毕竟自那天晚上之后,这几天他连椅子都不敢坐实了,只能半蹲着,对这个‘二哥’,他心里实在有点慎得慌。这个时候,也就顾不上怄气了,他伸手接过老九手里的酒碗,利落的一饮而尽。
  “这不就得了!”老二吊儿郎当的叼着烟,随手将衣兜里的一盒火柴扔了过去。
  老六识趣的一把接住,咬着牙,忍着气把火柴划着,半侧着身子,一手挡了火,凑过去小心的给他点着了。
  老二吸了一口烟,将烟雾吐了出来,顿时眉目间露出一丝浅浅的笑意,他轻轻的拍了拍老六还拿着火柴的手,低低笑道:“可总算懂点规矩了。”
  老九胡彪在一旁看着两人的眉眼官司,隐隐有点明白,却又觉得啥也没太明白,正琢磨着的时候,就听一声:“老九,老九?哪儿去啦?过来陪我喝酒!”
  “他大爷的,老八,你几岁啦?半刻离不开人吗?”老六这几天正被二爷收拾的不痛快,听见老八搁那嚷嚷,就一肚子火,拍桌张嘴就骂。
  “咋的了?俺叫老九关你鸟事啊?新鲜!”老八端着个酒坛子溜达着过来,扬着脑袋道:“老九,走,陪哥哥喝酒去,别理这疯皮子(疯狗)。”
  他拉着老九就往外走,一边走还一边得瑟:“你八哥可是个尿性人,别看俺排行小,但俺还真不怕老六……”
  老六气的七窍生烟,要不是身后有老二的手按在肩膀上,只怕他就又要窜出去和老八打上一场。
  那边,杨子荣假扮的老九胡彪却大为疑惑道:“老八,这怎么说的?六哥咋的不敢惹你呢?”
  老八一手抱着酒坛子,一手拦住老九,凑过去在他耳朵边低声说:“这事可是个秘密,我告诉你,你可别告诉别人。”
  老九自然连连点头,道:“你尽管说。”
  老八趴在他身上就一阵的坏笑,低低道:“你瞅见没?瞅见老六旁边的老二没?俺告诉你,老六是老二的这个……”他竖起小指头,一阵猥琐的笑,“只要二哥在场,俺就是再怎么气老六,他也不敢把俺怎么样!”
  老九眼神微微一动,故作担心道:“既然他两这关系,老八,你老这么气六哥,别回头二哥也帮着六哥找你事呢!”
  老八撇嘴,“俺会怕这个?再说,老二早想干掉老大上位,这会儿忙着收买人心,哪还顾得上俺?更何况,上面还有三爷看着呢!“
  “八爷看的透啊!”老九真心实意的奉承了一句,他万万没想到这个看起来似乎总在犯浑的浑人老八,居然凡事看的如此透彻,不由得很是赞叹。
  谁知,刚夸一句,这老八又犯浑了,他抱着酒坛子喝了一口酒,猛然单手用力,揽紧了老九,一口就吻了过去,生生的将一口酒水渡了过去。
  老九当时就被弄傻了,呆愣在那半天,这要换了个人,他能把枪掏出来,一枪子崩死对方,可偏偏是打进山来一直对他好的不得了,时不时犯浑的老八,他不由得退后一步,嚷嚷道“干啥?干啥?老八你TMD的喝晕头了吧?把老子当娘们使呢?” 
  老八斜着眼,霸气道:“俺千杯不醉,干啥?老子想干你!说实在的吧。老九,八爷我对人可好了!不过,俺更喜欢那个……两情什么相悦,俺稀罕你的很,你利落的答应了吧!俺虽不像二哥那样喜欢玩强的,但逼急了,俺也不是吃素的……你要答应了,俺以后绝对疼你!”
  “……”从来不知道,卧底的时候还要受这考验,杨子荣假扮的土匪老九胡彪一时间傻了眼,“那啥……老八你这太突然了。”
  “突然吗?俺觉得不会啊?”老八揉揉脑袋,纳闷的道:“老二那犊子可是一个晚上就把老六按床上了。”
  “Cao!你不是说你和二哥不一样吗?”老九郁闷的道。
  “这倒也是,那你考虑考虑?”老八还一脸不乐意的表情道。
  “成,我考虑考虑吧!”急忙把这个话题止住,老九又道:“我出去转转,屋里憋闷的慌。”
  “我也去。”
  “不成,你让我自个儿想想。”老九急忙拒绝道。
  “那你想快点啊!”老八催促着。
  老九嘴角不由得抽搐了一下,略一点头,转身匆忙走了。
  谁知他这边刚一出屋子,就碰上了座山雕的平头子(夫人),这位压寨夫人一过来,才说几句话,就被老四抓个正着,还放枪招了大伙来,说他俩要私奔,害的他直接被座山雕命人给吊在了外头冰天雪地的杆子上。
  还好他留了一手,最终洗刷了冤屈。
  可之前被冤枉的时候,无人帮忙说话,之后洗刷了冤屈,似乎也被人遗忘的时候,他远远看着,只有老八一个人一路追着座山雕出来,嘴里还叫唤着:“三爷,三爷,那老九……”
  莫名的,心里居然有点小感动。
  可惜座山雕崔三爷理也不理的走远了。
  老八站在杆子下,无奈的仰头叫道:“老九你等等啊,等三爷哪天心情好,哥再给你求情。”
  就算心里有着诸般算计,这个时候,看着老八一脸担心又真诚的样子,杨子荣假扮的土匪老九也忍不住咧嘴一笑,诚心诚意道:“那兄弟就谢过八哥了。”


评论(2)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