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溺美色,不可自拔

《智取威虎山》 《输不起,就不要玩》 二六 九八 第4章 输不起,不想玩 你们要的麻将桌上的基情

   还是标明作者:向家小十 出处:JJ  

这就是大家最喜欢的老二老六的麻将戏,我二爷各种酷帅,不过看到作者的文章快完结了,老六在老九打威虎山时逃了出来,二爷下落还没写,不过我总觉得要开虐了。        

       第四章

  输不起,不想玩!
  入夜,即使出了那么一茬子事,老四还因此惨死,老九还被吊在杆子上,但土匪窝向来冷情。只见他们,打麻将的打麻将,喝酒的喝酒,唱二人转的继续唱二人转,似乎没有一个人被这件事所打扰,该干啥还干啥。
  麻将桌旁,老六这个时候有点输急眼了。
  对面坐着的老二正叼着烟,十分淡定的码着牌,时不时抬抬眼皮,瞥他一眼,神色间隐隐有丝笑意。
  说起来,自那晚起,老六是一直躲着老二走,可这威虎山就这么大点的地方,怎么躲也不可能一直不碰面。
  这回凑一起打麻将,便是撞见老二之后的结果。
  那日,老四一死,算是折了老大手下一大干将,二爷心里偷着乐许久。可惜,老大这个担保人居然没死,想来三爷还对老大还有几分信任,自己这边看样子不能操之过急了。
  这么一想,他便又有了心情和老六搅合一下。
  他寻了个机会,逮住老六,凑过去在他耳边,挑衅道:“过来二楼,今儿一起打会儿牌。老六你要是赢了,二哥晚上给你压回来。不过,你要是输了,可得自己儿个乖乖脱光了,上床躺平了。怎么样?二哥可不是不给你机会,是爷们不?是爷们就答应一声!”
  老六咬牙,都这么说了,他还能不答应?
  可惜,一上桌,TMD的输了一晚上,裤子都快输没了,一把都没赢。
  只要一想到晚上和老二的赌约,他就急的冒火,越急便越乱,牌打的更是一塌糊涂。
  噼里啪啦的麻将声又一次响起。
  “干啥?”
  “再来!”
  “老三你别动,抓牌,再来再来!”
  “TMD邪性了,再来个P啊!老六你滚一边坐去,谁跟你挨着谁倒霉,老子被你带累的输好几把了,都TMD赖你。”老三气急败坏的喊着,真不是他故意找茬,实在是这老六今晚上一手牌臭死了,回回自己输不说,还带累别人。
  “赖我?我TMD一宿都没赢呢。”老六气的直叫唤。
  “你TMD打的啥牌啊?”老三也怒道。
  “得了得了,赶紧坐下打!”
  “哈哈!胡了,清一色一条龙……给钱给钱,都TMD给钱!”老七哈哈一推牌面,猛然站起来,大喜着笑道。
  老二神色淡定如初,叼着烟,斜睨了一眼过去,见老六输的激头白脸的,不由得又微微勾了一下唇角。
  六爷一摸兜,心道:‘妈的,输光了。’可一抬头,就看见老二神色那副淡定装逼样,顿时气的七窍生烟,想到之前约定的什么‘乖乖脱光了床上躺平’,怎么可能甘心?
  他病急乱投医,左右一瞧,随手扯了一个小土匪,叫道:“有钱没?借钱用用。”
  “不行啊,六爷,真的不行啊!”那小喽啰也不知道为什么,居然敢拒绝。
  老六心里本来就窝着把火,一听就是大怒,噌的一声直接拔刀,将人按在麻将桌上,恶狠狠提刀威胁道:“小兔崽子,你给俺听清楚了,老子借你钱是看的起你,知道不?”
  话音刚落,一个人猛地仰躺在了桌子上,单手抓住他拿刀的手腕,曲膝朝着他太阳穴就是狠狠一下,撞的他不由自主的松手,连退数十步。
  “Cao!”居然是老二出手了。
  “TMD!”老六被压制的狠了,想起今晚要真落老二手里,那生不如死的滋味……顿时,恶向胆边生,甩手就是一记飞刀,可飞刀一出手,又有些惧意,匆忙转身,翻过栏杆逃到了一楼。
  二爷虽然是干军师的活儿,可一身功夫不比其他兄弟差,加上老六又是惊慌之中投的飞刀,力道远不及平时,略一伸手,就单手接住飞刀,心里不由怒道:‘小兔崽子,真敢对你二哥动手了啊。’
  当即就大步追了上去,见老六跳到一楼还想跑,二爷利落的直接踩着栏杆,一跃而下。
  老六在地上一滚,从腰间抽出枪来,刚一抬手臂,就被老二狠狠一脚踢开。
  二爷同样举枪抵着老六,心里有些动了真怒,先是刀,又是枪的,王八羔子真想玩命啊?他面色不由得有些狰狞,猛然吼道:“咋的,输不起啊?输不起就不要玩!”
  老六虽被压在地上,心里害怕,可脸上犹自带着不服的神气,正要回骂过去,忽然一个低沉的声音从阴影处传来:
  “玩够啦?山下料水一直没放笼(山下放哨的一直没报信)……”
  “三爷!”
  “三爷!”
  所有人都站起来,恭敬的叫道。
  正是这威虎山的匪首座山雕崔三爷。
  崔三爷没有理会还在地上的老二和老六,转头道:“老大,你山下的眼线不是过着太平日子,就是给共军干掉了。明天带着老五老六,跟三百兄弟下山,真有共军的话,就当是活动活动筋骨,趁大雪没封山,宰了羊回来过个好年。”
  “是,三爷。”老大利落的答应着。
  座山雕不再理会众人,披着大麾,转身离开。
  半响,老六在地上忽然阴恻恻的笑了:“二哥,不是兄弟输不起,是三爷有吩咐,明天我得跟大哥出去。今晚上,你自个儿过吧。”
  二爷反手就一个耳光,另一只手依旧稳稳的拿枪指着,他冷冷的看了老六许久,方才凑过去压低声音道:“小兔崽子,明天是明天的事儿,你以为三爷会管你今晚上怎么过的?更何况,没了明天,还有后天,大后天,你觉得……躲得过初一,还能躲得过十五不成?”
  老六瞳孔瞬间一缩,不由得放软了语气,“二哥,不是我……是三爷有交代,你给个面子……”
  “妈了个巴子的,我给你面子,你TMD给我面子了吗?”二爷怒极反笑,他将适才接住的飞刀从腰间抽了出来,冷笑道:“兔崽子,刚不是跟我耍横吗?你TMD有种再来啊?”
  “行了!”一声喝止的声音突兀传来,众人看过去,见居然是一向不怎么管事的老大,老大望了望两人,又道:“老六,有你那么对兄弟动刀动枪的吗?也难怪老二生气。老二,等明儿个回来,让老六好好给你赔罪,今晚上你差不多点,放他一马,明儿白天他还得跟我下山宰羊过年呢。”
  既然是老大难得的开口说了话,二爷私底下再怎么琢磨着干掉他上位,但在没成功之前,都不得不做出一副兄弟情深的样子来。
  “大哥都发话了,我还能说不吗?”二爷松手站了起来,随手将枪□□衣服里,猛然笑道,“老六别和二哥一般计较,二哥和你闹着玩呢。”
  老六从地上爬起来,不由得瞥了过去一眼,可听了老二这句话,又见他脸上那假笑,竟不自主的哆嗦了一下,想起他说‘没了明天,还有后天,大后天,你觉得……躲得过初一,还能躲得过十五不成?’,心里就一阵的发颤,可骨子里的悍勇被激起,他强撑着道:“二哥只要玩笑开的别过度,老六自然不计较。”
  这话一出口,二爷的脸色刷的一下子变了,他冷冷的望着老六,目光跟刀子似的割人,半响,他忽然从口袋里掏出一根烟,叼在嘴边。
  因着前阵子的调/教,老六几乎下意识的就要上前帮他点烟,可这会儿大家都在场,他抹不开那个脸。
  二爷没点烟,只盯着他看了许久,才用夹着烟的手指点了点他,冷笑一声,转身就走。
  老六知道这人看着好似山寨里唯一的斯文人,其实骨子里又记仇又阴狠,此时见他这样,分明是‘你等着’的意思,心里又是怕又是气又是恨,暗暗骂道:“Cao你妈的老二,欺人太甚!”
  正这时,老八忽然鬼鬼祟祟的摸过来,凑老二跟前,递了根烟笑嘻嘻的说:“二哥,俺找你去帮老九说个情呗,让三爷把老九放下来吧!
  六爷在旁微微一怔,因着老四死了的事情,间接与老四之死有关的老九自然不可能再投老大那边,只能站在老二这边。那么,老八和老九交好,老七又和老八交好,老三一直和老二是一伙的……
  想不到,短短时间,老二不动声色的把八大金刚笼络了一半去,这王八羔子真他娘的厉害。
 

评论(4)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