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溺美色,不可自拔

(原创)霹雳布袋戏同人 《半城烟沙》 第1卷谜中城 第一章花色面 CP:寒烟翠X枫岫 香独秀X遥星

写在前面的话:这是当年追霹雳的时候写下的文章,不知道怎么地,我的萌点就是那么冷门,而且超级冷门,当年追霹雳的时候还是萌香独秀的时候,看第一卷的第一段,原来是2011年写的,好多年过去了啊。他刚出场没多久的时候,这朵奇葩好好玩,看大家都在发文章,手痒了,未完结,献丑了,很多文意不通的地方,轻拍~原设定寒烟翠,我的翠姐姐为保镖,大家要是不死劲拍,我就多放几章。

第一章

花色面具

  2011年5月四魌市。
  五月总是充满情调的月份,空气中存留的似乎总是那些充满糜烂却又令人贪婪的气味;五月总是人很多,到哪里都是那么多的人,密密麻麻的望去是尘世间常见的喧嚣。
  高楼大厦,林立开放,富人的世界投射下来的阴影交织的是片片纸醉金迷的心态。
  人与妖,众生百相,无可厚非,人,还是妖?
  饭店,一家很普通的饭店,一家给送外卖的饭店。
  “小翠,小翠,你快点!木呆呆的像个傻子!”老板娘掐着保持的还算不错的腰身吼道,她原本是个长相不错的女人,却被常年累月的生计压缩的失去了最后的品味,那晕开的口红,那狰狞的面容,怕是早已被混入了贪婪的欲念感染了心口。
  “怎么这么慢,让你白吃饭了,新来的你都没点眼力价!”老板娘的手指戳着来者的胸口,黑色的指甲油在她洗的发白,却分外干净的工作服上留下点点斑痕,“像个死人似的,你哑巴啊!还不快点把这份外卖送到客人手里!看到你我就烦,你不想干了!”
  半旧帽檐下是一对细长的丹凤眸,没有所谓的古典江南脉脉风情,没有妖冶万千的媚光,只是平静如水,淡然烟波的双眼并没有因为老板娘的刻意刁难而有任何波动,轻轻点头,看下手中写着地址的纸条,眉微微皱起,却又在下一瞬放平。
  这么偏远的郊区?寒烟翠记得那里好像是无人居住的地方,怎么会有人突然叫外卖呢?眼光微妙的扫过这个地址,天生的敏感让她觉得这事有些不妥,但是这份工作很不好找,她刚刚来到这个城市,还需要一份稳定的收入站稳,所以无论如何她也不能推脱。
  马达发动的声音,很快淹没在喧嚣的世界中,远处上空燃放了七彩的烟火,炸开后硝烟在天空留下浓重的痕迹,痕迹又剖开天空,天空留下一道道鲜红的伤口,太阳流下了红色的血泪。
  沿途的景象越来越荒凉,人烟稀少,随着地点的接近,黄沙悄悄的开始掩天蔽日,废弃的建筑物伫立在不平坦的道路两旁,“黄泉路”的牌子歪歪扭扭的钉在路边腐烂的木桩上。
  寒烟翠对这个不吉利的名字倒没有什么感觉,只是空气中浓重的潮湿味突然窜入带着杀气的血腥味,让寒烟翠感到有一丝异样,冰冷的风吹透了她单薄的工作服,留在她身上的是洗不去的杀戮气味。
  静谧到可怖的周围,只能听到摩托车发动的声音,“突突突”的响声像一把重锤狠狠敲入这个空间。
  突然寒烟翠心头一凛,车子的马力开到最足,冲向前方,随即只看到一道耀眼的银芒闪过,无声无息的砍断从背后偷袭的黑衣人双臂,瞬时血柱喷天,黄沙路上的艳丽铺开了这一场追杀的序幕!
  寒烟翠右手紧握由靴子里弹出的银色软剑,左手掌握车子,发挥车子的最高性能,挂档,油门,左右躲避,闪过一次次致命危机!
       寒烟翠深知软剑虽然精巧灵活,但对于陷入多人围杀的自己来说并不能占到上风,发挥的效果并不足以御敌,现在最主要的事情是尽快脱离包围圈,才能为自己换取一丝回旋之地。
  面对凶狠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死士,她避险在丝毫之间,手中软剑变幻出一个柔美的弧度,迅速缠住身旁逼近的黑衣人手臂,剑花一挽,来袭者手紧尽断!
  同一时间寒烟翠掌中出现一物,竟是绿色军靴上的一粒装饰扣子,低头闪过致命一刀,双掌一合,,手中纽扣按入软剑之上,软剑一声清脆剑吟,竟化成六芒星飞镖,寒烟翠双手握住剑柄,巧然发力,飞镖急速旋转在周身,入天外流星般奇速,四周敌人尽数重创。
  顺势接住回到手中的软剑,劈飞眼前漏网之人,终于在包围圈中杀出一条血路,黄沙之上如同地狱的彼岸花盛开,吞噬着地上的血液,只为自己的怒放。她臂力一提,软剑似是有心灵感应一般,犹如潜龙出水之势砍断废墟之柱,轰然倒塌的建筑将死士隔在后方。
  本以为杀机已过,寒烟翠感受不到一点杀气,但是——细微的金属摩擦声,火药特有的气味窜入空气中,寒烟翠急急低头,猛打方向盘,腕一翻,身一侧,软剑自身后探出,如游龙之势势不可当,如凤舞天穹空灵中带着刚烈之息。
  冷兵器、热兵器相接,剑尖子弹相碰,火花迸溅,电光四射,那股灼热之感擦着寒烟翠的脸颊而过!
  察觉到对方暂时不会再开枪,寒烟翠这才收敛心神,定睛细看——
  站在废墟之上的人,眼中攥着冰冷之气,双瞳有如蛇舞过境,半张花色面具掩住容颜,上面的花纹是奇特的植物图案,看上去好像活的一样游移在面具之上,露出的尖下颌皮肤却是白皙如玉的光滑,透着森森邪魅与阴寒,身着黑色风衣与紧身长裤,身材格外修长,看不出男女。
  对方抬起指尖隔空一点,唇边一抹笑容,似妖世莲华般绽放,倾国倾城,艳丽无双,指尖细细的描摹寒烟翠的唇形,然后放到自己的唇边反复摩挲,好似恋人对恋人的痴迷,眼中光芒大盛。
  还没待寒烟翠有所反应,对方手中枪再发一弹,打落了寒烟翠的墨镜,随即对方转身消失无踪。
  寒烟翠感到此人有几分熟悉,却想不起到底是谁,那种眼神,那种身姿......
  啊——心口脉动不已,不是因为临近死亡而感到恐惧,而是失去的又重新回来了的脉动。
  你到底是谁,带着花色面具的人?呢喃之音在风中飘散未过。
  而在寒烟翠转身离开之际,不远处,断裂建筑的身后,优雅身影慢慢伏下身子,修长的手指轻轻捧起地上掉落的残羹剩饭,连上面的灰尘脏渍一并放进口中细细品尝,痴狂的神情更为强烈。
  “呵呵,呵呵,这是她给我的,这是她给我专门送来的,哈哈,我等这一天已经很多年了,我终于再让她用心对待我了。我讨厌她不能清清楚楚的看着我,我就打掉她的墨镜,我要她的眼中从此只存在我一人!”开口竟是女子之音,却透着丝丝狠戾。
  她低头从怀中拿出与寒烟翠一模一样的玩偶,反复的、陶醉的在脸边抚弄,“我把你变成玩偶好不好,这样就永远待在我身边了,永远都不会抛弃我!”
  手上一用力,玩偶应声折断,面具女子狠狠的将破碎的玩偶扔在地上,浑身因为压抑的怒气开始扭曲,手中黑色羽剑一声剑吟,身后的死士全部被残忍的撕碎,喷出的鲜血,流出的内脏,断裂的残肢,为黄泉路今日的战役盖上结束的印章!
  “我才是那个能伤她的人!所有碰过她的人都要死!还有你们这群废物,连一个处于下风的人都困不住,要你们何用!不愧是寒烟翠,这么优秀的围杀行动都让你逃了!”
  现在只是一个开始,只是一个开始,惊喜我们慢慢上演。
  寒烟翠,KIM的神话!
  风中凋零的花色面具上是鲜红颜色浸染的残阳之红,慢慢被黄沙弥漫在角落之中。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