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溺美色,不可自拔

(转)《输不起,就不要玩》 第5章 床上的媳妇 胯下的马

作者:向家小十 出自:JJ

                                     第五章  

  三百人下山砸窑(抢劫),五十来人回来,还折了八大金刚的老五,唯一的收获就是抓回了联络官栾平。
  座山雕崔三爷神色不动的端坐在虎皮椅上,底下的人一声不敢吭,老六腿中了枪,可这个时候连坐都不敢坐,只站在一旁,看着老大不停的解释着:“三爷,我们中了共军的套儿了,估计是主力部队,他们设了埋伏,还有大炮,兄弟们实在抵抗不住……”
  座山雕目光冰冷的掠过他的脸,微微举手示意他停嘴,慢慢道:“那栾平不是说老九是共跳的水线子(共军的奸细)吗?老三,你去带栾平,老七,你去把老九从杆子上弄下来,我要他们两人当面对质。”
  “是,三爷。”
  老八一听终于要把老九放下来,顿时眉开眼笑,他拍着大腿,站起来喊道:“三爷您放心,老九他没毛病!”
  座山雕不动声色。
  老六这阵子和老八颇有点过不去,本来想要开口和他唱唱反调,可想到刚刚在山下那场灰溜溜的败仗,不由得把到嘴边的话咽了下去。
  老二这时候也站了起来,似乎对此事很是好奇,咬着烟吊儿郎当的,却恰好的站在了老六的身后不远处。
  座山雕坐在高处,俯视全场,便将几人神色波动尽收眼底。
  杨子荣假扮的老九胡彪果然临危不惧,对答如流,将那栾平驳的是无言以对,只能赌咒发誓的说自己的话全是真的。
  座山雕崔三爷生性多疑,实则心中对这两人一个也不信,有心将两人一起弄死,已决后患。
  可是,他微微眯眼,想起适才这栾平刚说老九是共跳的水线子,老八就窜出来拔枪,还破口大骂‘放你妈了个P!’,若自己真的一枪崩了老九,恐怕会让老八心生不满。老八毕竟是当年一起打天下的兄弟,而且日后还有涌出,他心中还稍微有些顾虑……罢了,再容这老九活上几日,日后真有问题,再插了他。
  他这边正缓缓思虑,那边栾平又叫唤起来,“三爷,共军真的只有三十人……真的只有三十人啊!我知道夹皮沟的情况……趁他们还没恢复元气,我带你们去灭了他们啊……”
  他这么一喊,别说老大表情不对了,老六险些气炸了,他如今腿上受伤,真要再去夹皮沟,绝对跟老五一样,立马TMD的撂杆子,这不是送死吗?
  座山雕冷笑一声,如果说适才还有些相信栾平的话,如今,却是半点不信了,三十人能把他们威虎山三百人的兵力打成五十人?
  虽说心中恼怒老大、老六这次败仗,可他对威虎山的火力素来自信,或者说他本能的不想相信这种结论,他从怀里掏出一把枪,猛地掷给老九,淡淡道:“老九,你的枪,你办!”
  同时,眼神却微微示意老二跟上。
  老二会意的点头,当即跟着老九出去处决栾平。
  座山雕缓缓又道:“老大,这次你带队,三百人下山,只有五十余人回来。不管什么原因,我若不罚你,对不起咱威虎山牺牲的弟兄,你说呢?”
  老大表情难堪,却还是拱手道:“听三爷的。”年跟着我,也辛苦了,手底下的兄弟就让老二替你操劳操劳,你最近就歇歇吧!”
  老大一听此话,便知道自己被夺了权,暗自咬牙,面上只得恭顺道:“是,三爷。”
  座山雕微微转头,视线投向老六,却什么也没说,站起身,背着手缓步离去。
  老六拳头握紧,却没得一句话, 一时间表情有些茫然,忽一只手搭在了肩膀上,他一惊转头,却见居然是最近一直很是不和的老八,不由得皱眉,恶声恶气道:“干啥?”
  老八贼兮兮的笑着说:“六哥,问你点事呗?”
  老六琢磨‘不对劲,这老八一向没大没小,显少叫他六哥,每次都老六老六的叫,今儿个新鲜了’,不由得干脆道:“有话说话,没话滚犊子。”
  老八不以为杵,笑嘻嘻道:“六哥,你跟俺说说二哥和你是咋做的呢?俺也想和老九做,二哥用啥姿势你最舒服啊?俺体贴着呢,先打听问问。”
  老六一口气险些噎住,手指头都气的哆嗦,“□□大爷的,老八!”
  一语不合,两人又掐了起来。
  另一边,老二看着老九干脆利落的一枪崩了栾平,虽总觉得有些奇怪,但此时他心思却有些飘忽。他多年跟在座山雕身边,自然知道以崔三爷的性格,老大、老六带兄弟下山,吃了败仗,这事绝不可能就这么白白算了,老大倒霉,他自然看着高兴,但老六……
  因着这事,顾不得详细察看栾平的死状,他匆匆转身去寻三爷交差。
  座山雕听了他的禀报,沉默了一会儿,方才淡淡道:“老大手底下的人马你接手。”
  老二心中暗喜,面上不露声色道:“是,三爷。”
  座山雕用手略略抚摸了一下他身边的那只雕,半响,又道:“老九那,你没事的时候,盯着点,我不太放心。”

  “没问题,三爷。”老二依旧恭敬的回答着,又等了一会儿,见三爷不再说话,本应就此告退,但他终于忍不住道:“三爷,老六他……”

          座山雕勾起唇角,露出了一个男人都能会意的神色,他走上前一步,拍了拍老二的肩膀,低声道:“老六交给你处置。记住,床上的媳妇胯/下的马,不要太心慈手软。”

  老二不由露出了一个略尴尬的笑意,越发恭顺的道:“是,三爷。”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