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溺美色,不可自拔

二爷的过去,题纲第二部分,上接没有完成的部分,天雷我也认了!BG向 腹黑升级版本

    上一次的题纲写到三姑娘得知二爷被许大马棒的人伏击,受伤下落不明。还是废话一下,我设定的这个女主,三姑娘待在土匪窝里那么多年把自己最年轻的时光都埋在这里,她的心一直都是困着的,她一直觉得自己不是善类,也不至于穷凶极恶,她十分清楚哪个土匪不心狠,这世道她既已投身此地,便受了此地的规矩,这砸窑,哪个村人没受过祸害,她又有怎么没杀过他人,她认了这个地方,认了自己双手的血腥,认了无所谓生死的观念,属于一个很是看得开姑娘,也事事透清的姑娘。她明白自己需要什么,但也不愿意去看着自己再次手染血腥,所以后期的时间大部分都待在威虎山上。所以不要以为她是白莲花,也不要认为姑娘血腥暴力到极点。

    这个女主没有选择大哭大喊,她在威虎山盼了那么多日子,脑子里想的一直都是那句:笑的这么好看,老子以后让你天天都给我笑;手中笔下都是那首《夜雨寄北》。她盼回的是这么个消息,她要三爷让她下山为兄弟们收尸,崔三爷通透老辣,允许的情况下却及时告知她,如果老二回不来,却一口气的时候,就一枪插了他,以绝后患,避免落入许大马棒手里。三姑娘领命,策马绝尘,赶到出事地点的时候,三爷也让老六尾随而来,老六原本以为这个女人为了自己的男人会疯狂的失去理智,会不顾一切的翻找那个军装男人,那时他的飞刀一定插中她的喉咙,没想都这个女人先是探查情况,紧接着命手下兄弟将死难的兄弟先行运回威虎寨。三姑娘看着一个个搬回去的尸体,内心纠结着不要看到二爷,不要看到他,却又想看到他,哪怕是个尸体也算是个结束,她会把他的尸身用药永远的封存住,永远的陪在她身边,永远不分开,可是她还是想要个囫囵个儿的二爷,一个在她耳边说:等到我回来,我让你给我生个大胖小子“的二爷,一个许诺她狐裘衣裳的二爷,一个从死人堆里扒出来她的二爷。站在茫茫雪地,老六以前只知道她是个女人,一个三爷不让动的女人,一个和他一样躲在暗处用阴招子让人毙命的女人,可当看到这个女人伫立在雪地里,如一尊雕像一样背脊挺得直直的,看着一具具尸体从自己眼前离开,却没有属于她男人,意志却没有半分松动,他真的是有点服气了,还他妈美,真他妈硬气,难怪二哥能够与她搭伙子。

  ”六哥,放我下来。“老六背着原本晕厥过去的三姑娘,离近威虎寨的时候,一声六哥让老六有些动容,这女人从来没有这么与自己说过话,此刻的接触倒是有些腻味,却有点喜欢上这个感觉。他玩过的海占子都是柔情做作,发泄生理需求为标准,而此情此景~(我拆散了二六,你们会不会打我,你们会不会认为玛丽苏,你们会不会拿安利塞我家,我想到了之后二六的一些相处不和谐,所以想到的这么个因)

    回到威虎寨,三爷很满意她的表现,没有失控,没有让这一切影响自己正常运作的生活,这样的人手真是难得,三爷的心思其实很明显,他想培养个自己的得力助手,这个助手必须养在暗处,必须时刻不得见光,养个这样全才的人比当自己的女人要有用多了。三姑娘虽没有因此颓废,但是每次三爷发威虎寨安利的时候,她总是会想着老二如果在,一切还是比较美满的,她没有看到他的尸体,那片茫茫大雪,寻不到他半点痕迹,他是死是活,他如果活着为什么不回威虎寨,难道这里真的没有值得他留恋的东西么。

  一个月之后,随着一声开虎口,二爷却回来了,又是一片灿烂的阳光中,他虽一身风尘却精神奕奕,还是那个英姿勃发的青年郎,可是这次他身边的人不再是三姑娘,是个柔弱的、清丽的如同一颗易碎露珠的女人。男人的情其实可以有多变,男人的心也有如海底针一般不可打捞,二爷对三姑娘不是没有情义,可是这情义太压抑,三姑娘太过城府,又与老大十分亲近,实在是不好把控,这情义多少都有些折扣和杂质,这一搅合便不是那么纯净了,这里难道不会包含利用与背叛么,可是老大把中了枪伤的他抛在雪地里等死的。其实这段我一直觉得自己比较现实,可能觉得那种情况下的情有几分真大家都有数,有几分可信每一个人都无把握,不过可以肯定是二爷的确动过心,否则那晚不会轻易要了三姑娘,那一刻的破戒那一刻的悸动已能说明一切。但是也许还是那句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与三姑娘的日后该如何相处,他每一步都要盘算,每一次都要考虑清楚,他真的很累,不是二爷不果决,也不是二爷不男人,而是情势如此,每个人都或许有很多无奈,我们不是圣人,不可能坦荡无虑。他们也是饮食男女,也有自己的私隐不能化解。三姑娘的身份永远都是悬在二爷心上的一把剑,所以这情没有那么纯粹,而三姑娘也不会主动去解释什么,她的强大和城府足以保护她自己一切,也掩饰自己的一切情绪。

  当雪地里昏厥之前他想的依旧是要活下去,为了谁已经不重要的,那昏厥时看到的是谁也不要紧了,身边带回的女子,虽然娇弱胆小,但是这女人让他有种呵护的欲望(其实男性都有点这样,我打听过我那帮男基友,他们都对这样的妹子很有意思),与她在一起不会累,而且她只是个农家少女,心思透彻纯净,或许这样的女人更适合自己,带她回来一个是觉得救命之恩,再有这样的女孩如此美好,也让他舍不得丢她不管,最重要的一点还是要用她的身份与三姑娘之间做一个了断,他会日后对这少女很好,很好,把一切能给的都给她。

   三姑娘迎着风雪,看到眼前恩爱的景象,在众人带着玩味儿的眼神中,她笑了,露出一个她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笑容,她觉得自己曾经一切都无悔,但是又不知道为什么有些木然,有些迷茫,为什么要这样?

  我写到了这里,反正都是些腹黑重量级别选手,大家会有多方的考虑,会无形中牺牲很多东西。也许男人永远比女人更理性一些。三姑娘一定是处女座的。大家想看三姑娘后来应该做出什么举动,是把绿茶妹妹揍一顿还是就此放手(绿茶妹妹可以剧透,不是太好的人~~,但还不是为了爱情的那种)。题纲3还在思考。。。。

评论(1)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