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溺美色,不可自拔

(转)《输不起就不要玩》第6章 搭伙过日子

作者:向家小十  出处:JJ 大大完结了,老六这个抖M,和老二happyending了!大大快完结了,HE一定没问题,现在到番外了,有肉吃哦  我可以先私藏一下肉咩,大大其实怕锁文            

                          第六章

  
  老八终于如愿以偿的把他家老九拐床上去了。
  次日清早一醒来,床上就剩他自个儿一个人了,抱着被子回味了一下,昨夜开头很美好,中间过程也大爽,结尾更是那个啥鸳鸯呐戏水共枕眠……可是,怎么就这么不对劲呢?
  他左琢磨一下右琢磨一下,不行,这事不琢磨明白了,他就觉得不舒服,找老六去。
  老八素来是想啥就干啥的主儿,也不管什么时候,跑过去就敲老六的门,没人开干脆就把门撞开。屋子里空无一人,他眼珠一转,就往老二屋子那边走。
  还没等敲门,就见老二正嘴里咬着烟,一边系着腰带,一边撩帘子往外走,一见老八站门口,不由眉一挑,奇道:“我说,老八你大早上的干啥来了?”
  “俺不是找你的,俺找六哥,六哥呢?在不?”老八一把拉开老二,就莽莽撞撞的往里闯。
  “停!停!停!”老二一把扯住老八往里闯的身子,“兔崽子往哪窜呢,这是你二哥的地盘。”
  老八嬉皮笑脸,道:“那二哥领我去看看六哥呗,老八有事想问问他。
  老二伸手将唇边的烟拿下来,似笑非笑道:“有啥事就说,老六能办的,我也成。”
  老八瞥了一眼,道:“这事,二哥你还真帮不上忙?”
  老二不禁斜了脑袋,冷笑道:“你说来听听?”
  老八犹豫了一下,但他是那种藏不住事的性子,还是凑过去,低声道:“二哥,昨晚上俺按照你之前教的,我把老九给办了!”
  老二脸上瞬间浮现出一丝暧昧的笑意,他拿肩膀过去撞了老八一下,笑嘻嘻问道“咋样,爽不?”
  “呃,老九应该是挺爽的……”老八尴尬的摸了摸头。
  
  老二脸上的笑僵住了,他这一刻脸上的表情实在是难以形容的冏,嘴角忍不住抽搐着怪叫道:“你说什么?”
  “老九挺爽的啊!”老八又重复了一遍,最难得的是他说这样子的话,居然毫无羞耻和恼怒的意思,坦然的好像不是老九最后办了他,而是他真把老九办了一样,还嘟囔道:“不过,TMD老九就来了一次啊!俺怀疑不是他不行,就是俺有啥地方不对。这不,俺过来找老六取个经吗?说起来,二哥,六哥在床上让你爽吧?一般你们一晚上来几次?”
  老二一双眼睛瞪的老大,简直没话可说了。
  “俺问你话呢!咋不说话呢?俺就说找你没用,必须找老六嘛!还非得拦着我。”老八不高兴的瞪了一眼老二,转头又往屋子里闯,“老六,老六,快点出来。”
  老二适才被他的话弄的太过震撼,一时间没拦住他。
  老八一推门,就闻到一股子血腥气,一低头,就看往日和他打的不可开交的老六如今奄奄一息的趴在床上,盖着一个被子,露出赤/裸却斑驳的上身,脸色惨白,半死不活的睁眼瞥了他一下,却似乎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又重新闭上了眼。
  “卧槽!二哥,你这下手也太狠了吧!”老八忍不住叫道,当即就跑到床边,一把掀开被子,老六那一身简直了,那浑身都是不知道被什么东西打出来的伤,腰上两个青紫的手指印,可见当时是用了多大的力气,到现在都还没褪去……
  他正要再细看下面,老二却转身进了屋,一把抢过被子就给重新盖上了,咬着烟头,不耐叫道:“老八你没事就滚犊子,别在我这瞎搅合。”
  老八一向没心没肺,可此时看着老六那惨样,也不由得搁心里直冒凉气,转头见老二还一副不以为意的样子,不禁叫道:“二哥你过分了吧!真把人弄死了怎么办?”
  老二皱眉,“滚犊子,老子的人,老子想怎么玩就怎么玩,你想发疯找老九去。”
  老八眼睛睁得大大的,很是不可置信,“二哥,你不能这么着,好歹兄弟一场,你给老六留条活路呗。”
  二爷有点怒了:“关你啥事啊!滚一边去!”
  老八固执劲上来了,死活守在床边不挪地方,“不成,老二你是不是人啊?真让你这么弄下去,老六还不明天就撂杆子了?”
  “你胡说八道啥呢?靠,老子自己媳妇,搁床上弄弄就断气了?别TMD瞎捣乱,滚!滚!滚!”二爷气急败坏,一边骂,一边转头拎着着老八就往外拖,“小王八羔子,回去找你家九爷去,让他好好教教你,再TMD的过来闹,二爷我直接插了你!”
  “卧槽,老二你还是不是人?有你这么对兄弟的吗?”
  ”我对兄弟怎么了?我对兄弟好着呢!快滚!”
  “老八,你干啥呢?到处找不着你,怎么跑二哥这儿来了?”
  说曹操曹操到,这边老二正叫唤着让老八去找老九玩,那边老九就戴着顶狗皮帽子,慢慢悠悠的过来了,“Cao,撒泡尿的功夫,你就没人影儿了,大早上跑二哥这来干啥了?”
  老二拎着老八后衣领,拖小狗一样的架势,见老九过来,深吸了口烟,叼着烟头,恶狠狠的将老八往过一推,挑眉冷笑道:“老八这是嫌你昨晚上不努力,跑我这问计来了,怎么着,要不兄弟教你两招?别干个一回两回的就不行了。”
  这话一出口,老九那脸真是姹紫嫣红的来回变色,他磨着牙,狞笑了一声,一个字一个字的道:“对不住,给你添麻烦了啊,二哥!老八,走,咱回去!看看是谁不行?”
  “咋了?咋了?老九,这事有啥难为情的?你不行不还有俺吗?”老八被老九扯着衣服走,还不死心的嚷嚷着:“老二,俺一会儿还来看老六……”
  “妈了个巴子!”
  老二在地上猝了一口,虽说老八跟他们做兄弟时间比较长了,情意更深一些,可有时候行事实在让人闹心,还不如这个新来的老九识趣。
  看着老八被老九拎了回去,他才转身重新进屋,正看见老六撑着身子往起爬,不禁停住脚步,只站在床边,漫不经心的抽烟道:“看样子,我昨晚还不够努力啊?”
  老六一惊,急忙转头,恨恨的瞪过去一眼,粗声道:“ Cao,老二你TMD给我等着。”
  二爷不由得乐了,叼着烟凑过去,笑道:“成,我等着。”
  他略略打量了一下老六气鼓鼓的样子,又很是流氓的笑道:“我说老六,你也别TMD一副被老子逼J的样儿,你昨晚爽的魂儿都飞了的样子……”他伸出手指了指自己的头,坏笑道:“我这儿可记得清清楚楚,不知道是谁两条腿一直夹着我,不停的求我……这会儿别爽完就翻脸不认人啊!”
  “Cao,还不是被你逼的!”老六气的磨牙,可他知道自己身手确实不如老二,如今腿又伤着,再加上昨晚被折腾的狠了,没个两三天缓不过来。如今,只能继续忍气,他强撑着在床上往前爬了爬,一把抓过床头柜子上的小酒坛子,拍开封泥就灌了一口进嘴里。
  “怎么着?这是借酒浇愁上了?”老二笑了,不动声色的坐床边,拍了拍自己旁边的位置道:“老六,过来,二哥陪你也来一口。”
  老六犹豫了一下,喝酒是无所谓,但他真怕了老二,那种在床上恨不得把自己一口口咬死吞吃入腹的狠劲,现在想起来还忍不住哆嗦,要是再来一次,他是真撑不住了。
  “放心,我现在吃饱了,不动你。”老二勾起唇角,似笑非笑的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弄得老六下意识的抓了抓被子,遮住一身赤/裸。
  他随手将酒坛子扔过去,自己却没坐过去,只没好气骂了一句“妈的!”
  可终究还忌讳着老二又发疯,不敢再骂,忍气吞声道:“二哥,你玩也玩了,把衣服还我,老子要回去了。”
  二爷不置可否,抓着酒坛子就喝了一大口,忽道:“老六,咱们认识也好多年了吧!”
  老六真心不知道他葫芦里是卖的什么药,抬眼疑惑道:“咋了?”
  二爷慢慢的又说:“当年打小鬼子的时候,咱两一起配合灭了小鬼子二十来人,当时二哥我就说,咱两这默契是天生。”
  老六更加迷糊了,道:“二哥,你到底想说啥?”
  二爷瞥了他一眼,将酒坛子扔回去,又从怀里掏了一包烟出来,嘴上叼了一根,又拿火柴点着了,才漫不经心道:“意思是,我还挺稀罕你的,床上床下都合得来,咱两索性一起搭伙过日子吧!”
  老六习惯性的接住酒坛子,半响,才反应过来他话语里的意思,气的‘砰’的一声,把酒坛子扔地上砸了个稀碎,“Cao!谁TMD和你合得来?”。


评论(1)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