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溺美色,不可自拔

( 转)《输不起就不要玩》第九章 缴枪不杀

原作者:@向小十 出处:JJ

第九章  缴枪不杀

    “抓内奸。“

  座山雕一声低喝,四周围全都是武器上膛的声音。

   老六第一个拔枪,因为某些原因,他的精神一直紧张着,所以才能如此迅速.
  但即使枪指着老九,他的目光依旧是痛恨和不可置信的,余光扫过愣在那里的老八,那张总是嬉笑的脸上失去了笑容,苍白的面色衬得他脸上青色的纹身越发鲜明起来。

  老二‘呸’的一声将嘴里的雪茄吐掉,目光冰冷。

  “这个内奸一定是外来的,这里就你一个外人,他们都是跟我打天下的兄弟。”
  座山雕阴沉的说着。

  所有人都不由得露出了痛恨的神色,老六一边喊着‘举起手来’,一边目光不受控制的望向老八。

  老八没有拔枪,只呆呆的立在那里。

  “我早料到会有一天,威虎山会被外人所占,但在你们得逞之前,我要做的一件事,就是……插-了-你!”

  老八死死的盯着老九,这个能打虎能唱曲的男人脸上没有一丁点的心虚和愧疚,依旧镇定自若,和那天初上威虎山时一模一样。

  当初,老八便被他这副样子所欺骗,觉得他是英雄好汉,要做‘好兄弟,一辈子’!可如今,竟说不出的讽刺。

  但即使两人已成生死大敌,他竟依旧不愿用枪去指着这样的他。

  下一刻,火药被老九扔进了燃烧着的火盆中。
  ‘轰!’的一声,近距离的爆炸,让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躲闪趴下。

  老九趁机朝着他的方向跑过来的时候,明明知道是敌人,但老八犹豫了一下,还是下意识的装作被爆炸波及的样子斜侧着弯下了身子,让老九趁机爬上了房梁。

  伴随着震耳欲聋的枪声,老九以不可思议的速度伏低身体,灵活的躲过射过来的所有子弹,甚至还有余暇,用左手扯开一个手榴弹向着守在大门阻止共军冲进来的土匪们投掷了过去。
  这个时候,没有人看出老八的放水,就算看出来了,也没有人有心情有时间去责备老八,所有人都堵在大门处,和共军激烈的交战着。

  座山雕三爷用机枪不断的扫射着老九,布置的富丽堂皇的大厅顷刻间在炮火的攻击下如废墟一般衰败起来。

  所有的人都在开枪,所有的人都在奔跑。

  共军用坦克轰碎了山峰,大石从高处不短重重的砸在大厅里。

  在这种情况下没有人能看清楚周围的情况和敌我,没有人能理智的判断该如何回击,只是盲目的开枪,开枪,再开枪!

  老六蹲在一个椅子后面,从腰间掏出了飞刀,慢慢的向前移动着。

  忽然间有人抓住了他的手臂,他吓了一跳,反手握拳就是一击,却被对方一把抓住,“老六,是我!”

  老二的声音从耳边传来,在枪声中无比清晰。

  平时,老六总觉得这人是他克星,每逢他躲藏起来,抽冷子暗算人的时候,都会被他找到……
  可这个时候,遇到确定不会背叛的同盟在身后,却无比的安心。

  “正前方大厅中央,那张固定的桌子下面有一条密道,你往左挪动桌子就能看见,一会儿情况不对,你赶紧逃,我去杀了老九,再回来找你。”

  “来不及了,二哥,一起。”

  老六一直知道老二这人够聪明也够狡猾,却没想到被座山雕崔三爷一个人掌握在手中的密道,他居然也能探听出一二;更没想到,这个本来只算有着露水烟缘的男人,愿意在这生死关头与自己分享这个能救命的秘密。

  他们两个都不是傻瓜,他们都知道,这场袭击是如此的猛烈和准备充分,在老九这个内奸的帮助下。

  他们知道,威虎山彻底完了!

  在这种情况下,不说赶快去逃生,老二还TMD想去杀内奸?

  “听着,老六!”老二望着老六的眼睛,第一次无比认真的慢慢说:“三爷对我有救命之恩,如今,大难临头各自飞之前,我想为他做这最后一件事:帮他插了老九!”

  他们两个人在枪林弹雨之中无声的对视。

  许久,老二猛然低头,狠狠的一口咬在了老六的颈侧,低声骂道:“妈了个巴子的,别这么看老子,看的老子都硬了!六儿,等老子回来,干死你。”

  “Cao你大爷!”老六眼圈有点红,可依旧忍不住磨牙,“滚!”

  老二利落的转身离开,他矮着身子穿过凌乱的桌椅,不知道从哪里扫射过来的子弹掠过他的头顶,射在地板和椅子上,发出了撞击的声响。

  老八克制着自己,不去看房梁上奔跑,一边躲避攻击一边放冷枪的老九,转身跳上高台,一把抓住一挺机枪,疯狂的扫射起来,仿佛是在发泄自己心中怒火。

  一声鹰啸,仿佛预示着威虎山的沦陷。

  座山雕的那只鹰张开了双翅,朝着空中飞去。

  老六不再理会别人,专心致志的朝着老二所说的密道跑去。

  他一向够心狠又够果断,从不逞强做无谓的牺牲。当初,夹皮沟大战之时,他看着老五战死,转头就当机立断的扯着老大撤退,才和老大一起捡回一命。

  如今,威虎山既然已经无药可救,他是半点都不愿意陪着一起送死。
  他快速的跑着,流弹不时的从他身边掠过,在快到达目的地之时,猛然向前一跃,紧靠着那张固定的桌子,环顾左右,他可不想临到逃跑之时还出什么差错。

  然而,忽然之间,巨石断裂的轰然巨响带着呼啸而过的气势猛然从屋顶上方砸了下来。
  老六的手很稳,眼很准,所以他的飞刀一向快、狠、准,但他的这个技能一向用来杀人,却不成想如今却要用来救人,还是救他自己。

  他来不及用手,提起一脚朝左踹向桌子……但短短的时间里,眼睁睁的看着巨石飞快的砸下自己,他还是不可控制的发出了一声“啊——!”的惨叫……幸好那机关反应还算快,桌子移动,果然露出了黑色的洞口。

  老六已经没时间查探是否安全,只得就地一滚……。

  巨石重重的砸在了地板上,不太牢靠的碎石四散炸裂,灰尘随着巨石砸下的余波飞扬开来,几百号人,除了老六,全部因为来不及反应,躲无可躲的被砸成了肉泥。

  正门终于被共军炸开了!

  人数并不多的共军纷纷悍不畏死的涌入大厅,浓厚的硝烟味道弥漫了整个灯火通明的大厅。
  刀光闪过,绳子断裂的声音响起,那个被威虎山无数兄弟崇拜敬仰的座山雕崔三爷,在这般关键时刻,带着他的女人,抛下一众为他舍生忘死的兄弟,独自逃生。

  老八面无表情的盯着座山雕逃走的洞口,似乎有什么东西正从心里一点点的消失。
  ——七哥,你说咋才能成为三爷那样呢?

  ——你成不了,世上的土匪那么多,座山雕只有一个!

  “缴枪不杀!”的喊声,以及座山雕的逃走,让群龙无首的匪徒们举着枪蹲了下去。
  现场中,昔日的八大金刚,如今,只剩下老七和老八,一人一挺机枪,还在拼死抵抗。
  一向能言善辩的花舌子老七,此时却一边大笑一边射击,仿佛无所畏惧一般。
  老八则吊儿郎当的抓着机枪,悍不畏死又肆无忌惮的朝着共军扫射,他已经不在乎杀多少人,他只是想把心里的那一股子憋闷宣泄出来。

  他的眉毛紧紧的皱着,呼吸的声音短促而有力,但当他被老九用枪从背后指着的时候,他几乎无法抑制想要哭的欲/望。

  “座山雕跑了,缴械投降吧!”

  老八转过头,他想努力克制住眼泪,抿着嘴,咬着牙,却不知道自己的表情这一刻是多么的委屈和难过。

  老九面无表情,也许他在心里无声的叹了一口气,却没有人听到,他只是毅然的转身,追着座山雕而去。

  之后,偷袭老九的老大也被共军击毙了。

  共军很快占领了整个大厅,花舌子老七在被无数支枪指着脑袋的时候,终也是冷哼一声,无奈的一扔机枪,投降了。

  八大金刚,只有老二还不知所踪。

  老二正躲在二楼的柱子后面,他轻轻的拉动滑膛,退出枪膛里的弹壳,却发现手里已经没有多余的子弹了。

  毕竟,因为三爷的寿宴,大家并没有准备的那么齐全。

  但尽管这样的危险关头,当他看到老大偷袭老九,却被击毙的时候,还是不由自主的微微撇嘴,露出一贯的既傲慢又轻蔑的表情。

  “真够蠢的,亏得三爷还如此信任你。”

  他这样在心里嘀咕着,因为在他躲起来的时候,已经清楚的听到了座山雕对老大说‘掩护他撤退’的话。

  “果然,我在三爷心中的信任度始终不及老大啊。”老二漫无边际的想着,可在看到老大杀不死老九,反而被击毙的时候,还是不可克制的幸灾乐祸了一下,这个被三爷信任的老大依旧是一样的蠢,他狞笑着勾了勾唇,心道:“TMD,他哪点配做老大?”

  但这个时候,似乎已经没什么可争论的了,因为老大已经死透了。

  那块巨石砸下的太过突然,老二并不确定老六是被砸死,还是成功逃脱。
  但他知道,他再也没机会进入那条被石头已经堵死的密道了……

  至于别的密道,能够在座山雕眼皮子底下,发现这一条密道,已经是他聪明机智的结果了。
  也许,正是因为他太过聪明,才让座山雕始终觉得他比老大更难以掌控。
  这才是座山雕最信任老大的最终原因!

  老二无声的冷笑着,至于杀老九,在座山雕临到逃走之时,依旧把信任放在老大身上的时候,他就觉得自己曾经的坚持……其实,很没意思……

  “早知道,就下去陪老六了。也许,搁地道里还能按着他来一炮!”

  老二苦中作乐的想着,却谨慎的慢慢在栏杆处行走着,他观察着大厅,寻找着共军的领头人物。
   他还想逃出去,逃出去,去密道出口处看看,老六究竟是活着,还是死了。

 

评论(1)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