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溺美色,不可自拔

纯属仙侠脑洞 献给我最喜爱的二六

    写啊写啊:就变成了剑侠的风格,算了,就满足我这个霹雳布袋戏的武戏控吧,人物的性格有出入,香儿这次变成了正义的战士,二哥依然是邪魅入骨,代表脑洞消灭我自己!突然有一种纯阳和天策、喵教的感觉是怎么来的~


  突闻半空中一声剑啸龙吟,出尘身影,清丽面容,凌空而降,口中咒一出,杀招立现!
       “莲心决.剑落九天!”一水剑化作夺目的蓝色剑气,一分为万,直接贯穿毫无防备的沈之漠。
       沈之漠震惊之余,数声冷笑从喉中挤出,是愤怒,是无奈,是伤心,他自己也说不清,身后那个负剑而立的人是一生挚爱还是利用一生的棋子,他也弄不明白了,他知道一件事,他被骗了,被一个信念骗了,于是体内的魔气渐渐苏醒,他不再压制自己的邪能,被莲心决重创的伤口快速的愈合,面如冠玉,公子无双的面貌已不再,取代的是墨色战袍加身、武者姿态倾临天下。
       “你从未入魔,师尊说你是智倾天下的人果真没错。”
       “是你太信任自己,你骗了我千年,我骗了你千年,从嫁接天地之气、剪断命数的那天起,我就向天地供奉了自己的感情与心,我是一个没有心的人,又怎么会为你动了感情,所以你赢不了我。”
       “原来你我都活在一场骗局中,哈,水香已死,翻垛已死,我这抛弃’翻垛‘名号的沈之漠倒要看看舍情弃爱的水香居士如何化解邪灵的怨气!”沈之漠昂首沉喝一声,寒光闪过,墨刃在手,掀起滔天灵能!
       阿香不动声色,右手撑开结界,将二人笼罩在虚幻空间,长袖一拂,见招拆招,毫不畏惧。
       “雷霆九天!”
       “明月倾江!”
       一水剑以柔克刚,剑气、灵能所到之处光华万丈,结界内处处闪着咒语与灵力相撞的碎片。
       “往生咒.五朝真元,八荒维合。”阿清左手结决,眉间立显金色符文,白拂尘祭出,半空之中急速旋转,气流化为无形刀刃,体内真元一提,双眼一睁,刀刃迅猛扑向对手。
       沈之漠伸手一点空中,浓郁紫气环绕指尖,逐渐扩大,形成紫色风暴圈。
       “缚杀咒.星云陨落,毁天摧地。”风暴圈化作紫色蛇灵,与刀刃纠缠在一起,互不退让。
       当世两位道界最杰出的高人对决,灵气碰撞,结界摇摇欲坠,二人同时出掌封住结界缺口,誓要一分高低以对方性命填息心中怒火,二人同时加持灵力,蛇灵与刀刃难分伯仲。
       “碧血丹心映沧海!”沈之漠高举双掌,掌中无伤自流血,竟是散发邪气的红光,似夕阳残照之红,丹心血雾中,瞬时一道灵力强大的咒语发出。
       “一涤泠泉拂哀思!”一水剑剑尖一转,万剑阵出现,自身被漫天水雾包围,双手合什,一股凛冽的水浪翻涌奔腾而出,怒海吞涛!
       “魔神合一,万物极破!”沈之漠见对手强撑功体硬接自己杀招,已是口吐鲜红,趁机再发极招!
       水香手上迅速化出一个防护型阵法,“九霄神雷,凤舞天穹!”凤翎天气从阵法中喷涌而出化为九足凤鸟直中沈之漠心口,逼得他后退百步,强稳心神。
       “莲心决.剑落九天.星云独行.雪沃千野!”水香剑立眼前。莲心决最强的剑招合三为一, 夹带着撼天之威,雪电交接,剑蕊星花!
       “好一招一剑三式!你以为只有你的剑术精绝天下么?你忘了我的法术在你之上么!莲心决.莲翼掩空.水动莲华.莲过无痕.莲灭众生!”沈之漠魔元再提,手中兵器化作万象恶鬼,一手四式,毁天灭地!

 “无相一脉千秋动!”阿清弃剑而立,双手虚空一提,圣洁莲华手中怒绽,刹时朝阳之光充斥结界,九皇地气与莲心决融汇贯通,真元暴增,抵挡沈之漠的极招!
       “莲心决.七步陨莲!”沈之漠手中亦化黑莲,邪莲翻涌,一股怨气直冲云霄,黑色蟠龙怒降人世。
       “莲心决.莲皇遗世!”阿清步伐画阵,招中自带一分灵动,手中莲华化为巨型图腾,一掌推出!
       “玄墨回锋指!”
       “花翎一犀指!”
       “虹音踏弦来!”
       “弱音之矢!”
       “烟云吞日!”
       “山河飘零!”
       灵力相接,拳掌互搏,剑刃相碰,二人出过多少招,使了什么路数的武功、灵力、咒语早已忘记,二人却不想收手,愈战愈伤!
       “居士,你有天地之气,我打不过你,但是你能接下万鬼的怒气么!”沈之漠自破体内魔元,将自身修为提至极限,做最后的豁命一击,这中间没有了爱,没有了情,只剩下要杀死眼中的人。
       “肆天邪莲!”沈之漠周身邪灵激荡环空,黑云压城, 双眼嗜红,邪光点点。
       “天降枫红,笑染半山,百花朝露,谷雨牡丹,寒瑟舞兮,佳期无梦,雕楼画扇,山河飘零。”水香手中拂尘一甩,搭在臂上,拈手、摆袖,竟是先前招式!
       沈之漠见水香重复先前招式,不禁大笑,却又想起年少时水香非要赢自己的倔强模样,小香儿,你还是一样,不过很快便不会有人将你我分开。邪能爆发,看着即将被吞噬的一切,沈之漠有了解脱的感觉,我们永远都在一起了,水香不会再被孤独抛弃了。
       不想眼前突显身影,如雪、如雾!
       “一梦,一息,一清,一念,一心。”五道剑气直穿沈之漠身体,带着千年来承载的一切终于在此刻放下。
       “水香居士,你就只剩下这些本事,你的每一剑都带着对我不可抹去的痕迹,你的痛苦,你的悲伤,你的欢喜都是我给予的,你就不能有出息点,千年所受的煎熬只成了这一招,是你太高估自己了!”
       语音刚落,胸中一阵剧烈的疼痛,水香的手已插进他的心口。
       “莲心决.最终式.执子莲心。”水香注视着沈之漠的双眼无表情的说道。
       没有了魔元,最脆弱的地方便无了保障,沈之漠感受到的不是恐惧,不是死亡的寒冷,而是撕心裂肺的疼痛,思念熬成的蛊,压制了千年,终于在重见天日的这一刻发作,他不是他,他有心,他可以感受到最幸福、最疯狂的时刻!
       水香看着手上鲜红的心脏,这是世上最柔软的东西,它是最纯洁无暇的东西,他终于看清他的心了,那还在跳动着的心上,深深的留着道道心痕。
       “香儿。”心脏突然开口说了人生第一句话也是最后一句,心底不舍,最深的叹息只留给一人,这是沈之漠留给他最后也是最珍贵的礼物,随即与肉身化为云烟,了尘世一切烦恼,解一切缘。
       “二哥,我还是骗了你。”水香抬起左手,指尖划开胸口的皮肤、肌理,最终达到柔软处,一遍遍的抚摸那恢复跳动的器官,心脏上的纹路,镌刻的是永恒不变的名字。
       “三十三天离恨天最高,四百四病相思病最苦。”
       沈之漠输了,水香居士赢了,香儿却输了,为什么此生最重要的人,看他化为云烟,心中却没有疼痛,那刻骨铭心的疼痛在哪里,水香的笑声似是吞了苦水一样酸涩,长生之术毁的到底是谁,都与我无关了。
       绛紫色的衣袖随风起舞,撤去的结界让界外的众人看清水香在上空又跳起了那支祭祀舞蹈。
       “莲心决.初莲绽放,重回生机,大地盎然,莲渡众生!”水香双手执着粉莲,掷向上空,周围尚未清除的百鬼、恶灵尽数吸纳莲中。

评论

热度(1)